精彩小说

第36章 小狐狸要下厨

唐川 Ctrl+D 收藏本站

    家里养个狐狸精无弹窗 李云东的性格是典型的毛驴性格,只能顺着来,不能逆着弄,吃软不吃硬,别人要对他好好说话,他也便好好说话,可如果有人对他不客气,那他就更不客气。

    周宇想恶心他,于是李云东便比周宇更恶心!

    李云东那个这句话说得周宇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可他偏偏还要装出一副笑脸的模样来:“哦?李云东同学倒是自信得很哪……”

    他还要说话,却见黄毅飞打断了他的话:“好,就由我来接阵!”

    周宇大惊:“师兄,你!”

    黄毅飞目光一直死死的盯着李云东,一点也不敢离开他的身上,唯恐自己稍微放松,李云东便猛扑而至,痛下杀手。

    黄毅飞打过黑拳,鲜血中流淌着残忍的杀戮气息,行事从来不讲忠义仁信,他自己便经常干趁人不备,痛下杀手的事情。

    因此,他自然以己度人,唯恐眼前这个劲敌对自己下毒手。

    黄毅飞盯着李云东,对周宇说道:“你功夫还不到家,和他打,无法做到收放自如。”

    周宇脸色有些难看,但他想了想,便点了点头,然后扭过脸对柯校长说道:“柯校长,你看,为了让对练更加的保险,我师兄自告奋勇,他功夫比我强了不是一点半点,自然手下也更有轻重,您就放心吧!”

    柯校长是个学院派的老学究,哪里知道格斗一道,越是功夫高的两个人对打,越是容易出现惨烈的杀伤,如果只是一个功夫高的打功夫低的,那么功夫高的自然可以收放自如。

    可如果两个功夫高的对打,任何一方都怕自己留手的时候,对方在自己身上来上那么一下,那自己这辈子功夫就算白练了!因此两个功夫高的人对练,一定都是不敢留手的,这种不留手的后果,十有**就是二虎相争,必有一伤!

    中华武术自古以来的历史记载中,多少门派的亲师兄弟互相之间对练的时候,出过的惨案简直多不胜数!

    隔行如隔山,柯校长不知道其中的关键和诀窍,其他老师更不明白,而李云东也不是习武之人,自然也不明白,小狐狸苏蝉倒是明白,但是她知道李云东对付这些习武之人,哪怕不能胜,仗着金丹护体,也是不败之局,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

    其他冯娜、周秦这样的女生虽然练过跆拳道,但她们练的都是地地道道的花拳绣腿,哪里知道真实格斗的惨烈之处,所以偌大的礼堂,除了苏蝉,一个察觉出端倪的都没有!

    柯校长虽然不懂其中机关,但他也是老奸巨滑的人,鼻子里面闷哼一声,扔下一句话,甩袖便走:“胡闹!”

    这句话虽然短,可其中机关不少,他这样的态度看起来很像是默认,可如果到时候真闹出什么事情,他此时的话就可以作为注脚:我说了这是胡闹的,这明摆了就是不同意!

    钱主任看着柯校长的背影,暗骂了一句老狐狸,转过脸来便是一脸的笑容:“好了好了,柯校长同意了,你们回去多准备准备,还有几天就是交流会了,不要让外国人看我们的笑话!”

    黄毅飞心思险恶,一直提防着李云东,可李云东却是赤子心肠,而且他气场气息强黄毅飞太多,因此他倒没有很是提防,转过脸来便看向钱主任,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猥琐男一脸笑容里面包藏祸心!

    大学里面的学生大多单纯,哪里知道其中的勾心斗角和居心叵测,他们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一个个兴奋得满面红光,暗自交头接耳:“嘿,这次有好戏看了!”

    “你说谁会赢?”

    “这还用说?李云东啊!”

    倒是周秦和丁楠看出了不妥,她们两个一个生长于官宦世家,自然对这些鬼域人心很有了解,而另外一个则是天生心思聪敏,善于察言观色。

    丁楠对周秦说道:“我怎么觉得钱主任不怀好意啊?”

    周秦两条黛眉微微颦蹙,并没有说话,一场爆笑的闹剧看到最后变成了勾心斗角腥风血雨的打斗剧,这多少让她很有点始料不及。

    “走吧。”周秦转过身,淡淡的说道。

    丁楠很是惊讶:“你不担心么?”

    可周秦的回答却是一个渐渐离去的背影,丁楠撇了撇嘴,心中暗自冷笑:一天到晚把自己包裹这么严实,不怕捂出痱子来么?

    既然定下了约战,黄毅飞和周宇便也不在这里多做停留,等他们两人一走,冯娜和周围对李云东很有好感的女生们便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道:“李云东,加油,我们支持你哟!”

    冯娜很是歉意的看了一眼李云东:“对不起啦,都是我惹出来的事情。”

    李云东笑道:“哪里的话,人怕出名猪怕壮,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平地起风浪的。”

    这话很是臭屁,周围的女生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远处的庄惠看着李云东,越看越是心中郁闷,终于一跺脚,扭头向礼堂外面走去。

    在回去的路上,李云东看着苏蝉,突然问道:“你之前为什么不拦着我?”

    苏蝉不解的说道:“拦着你什么?”

    李云东叹了一口气:“当然是和周宇他师兄的比斗了,你真的认为我这个从来没有学过武术一天的人,能够打得过那个家伙吗?”

    苏蝉一脸不在意的说道:“当然!”

    李云东很想问一句:自从你来了以后,我每天都是麻烦不断,而且为什么我会突然变化这么大?

    可这句话冲到嘴边,李云东还是忍了下来,他想了想,觉得还是等交流会过去以后再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算了,以后再说吧。”李云东心中暗道。

    虽然彩排完毕,可该上的课却是一节也不能少,不少学生都听说了李云东要和人在交流会上进行比试的事情,纷纷都凑到李云东跟前来问东问西,弄得李云东不胜其烦。

    好容易熬到了放学,李云东拉起小狐狸的手,赶紧向学校外面跑。

    “今天想吃什么?”每次回到家中,李云东才感觉到到真正的舒适和安静。

    这是属于他和苏蝉两个人的世界,没有其他人的烦扰,也没有其他男人看苏蝉那种贪婪而充满**的目光。

    苏蝉笑嘻嘻的挽着李云东的胳膊:“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吃!”

    李云东宠溺的捏了捏苏蝉的鼻子:“好,我做一堆垃圾食品出来,胖死你!”

    苏蝉笑着问道:“什么是垃圾食品?”

    李云东想了想,说道:“像我们上次吃的麦当劳那样的油炸食品,就是垃圾食品。”

    苏蝉顿时嘴巴翘得高高的:“好哇,我还以为你是好人,谁想到你带我吃垃圾食品!”

    李云东哈哈大笑:“是谁当初吃得那么开心来着!你还好意思说!”

    苏蝉撒娇嗔道:“不行,不行,你给我吃垃圾食品,我生气了!”

    李云东想了想,抡胳膊挽袖子,说道:“好,老夫今天给你弄点真正的大餐!你在家里面等着,我去买菜!”

    苏蝉一听李云东要做大餐,口水差点没流到地板上,平时的饭菜就那么好吃了,要是大餐那又怎样?

    小狐狸笑得没鼻子没眼睛的,挽住李云东的胳膊,娇嗔道:“不许丢下我,我要跟你一起去!”

    李云东看着小丫头挽着自己胳膊,心中怦然心跳:自己和苏蝉关系倒是真的越来越密切了,这算是在同居吗?我和她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

    两个人出了门,去市买了菜,然后两个人大包小包的回到家中,李云东系上围兜在厨房里面忙得热火朝天,苏蝉则在一旁闲着瞪眼睛。

    小狐狸有心帮忙,可她实在是帮不上一点忙,李云东让她拿酱油,她却拿了醋,让她拿糖,她拿了一包盐。

    李云东哭笑不得:“你还真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啊你!”

    苏蝉嘴巴撅得高高的,可以挂一个酱油瓶:“我哪里知道这些!”

    李云东无奈的对苏蝉说道:“好了好了,你出去吧。”

    苏蝉觉得自己很没用,竟然一点忙也帮不上,她揪着自己的衣角,一步一步的往外蹭,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鼓着嘴巴说道:“那我走啦。”

    李云东正忙着切菜,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行啦行啦,你先出去吧。”

    李云东的态度让苏蝉有些心里面不是滋味,她坐在客厅里面无所事事,便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遇到李云东以后的点点滴滴。

    尤其是想起自己住在李云东家里面,吃他的,穿他的,用他的,这个男生对自己照顾无微不至,为了自己开心,在火炉旁边为自己做饭菜。

    可自己却反过来要哄骗他,等他筑基成功以后要榨干他。

    这样做,好像有点过分?

    苏蝉越想越是心里面有些内疚,觉得自己应该补偿李云东一点什么,可自己又不可能以身相许,也不可能送李云东一点法宝,那样的话,自己身份不露馅才怪!

    想来想去,苏蝉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为什么自己不能学着做饭菜,给李云东做一餐饭呢?

    想来,以自己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做出很好吃的饭菜的吧?

    可是,做什么呢?

    苏蝉想了一阵,忽然想到之前和李云东在市买了一条鲫鱼,她顿时有了主意:自己以前和师傅在一起修行的时候,好像吃过鱼的,现在依稀好像仿佛似乎……还记得一点做鱼的方法!

    想到这里,苏蝉眉开眼笑的跑到厨房,撒娇的拉着李云东的胳膊,说道:“云东,云东!”

    李云东正在切菜,一听这酥得骨头都软的声音,险些没切到自己的手,他苦笑着放下刀,回过身来,说道:“我的小姑奶奶,啥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