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03章 大丈夫

唐川 Ctrl+D 收藏本站

    家里养个狐狸精无弹窗 刘秘书毕业于名牌大学,学历又高,年纪轻轻便当了机要秘书,可谓是春风得意,面对李云东这种野鸡大学出身的在读大学生,他自然有一种然的优越感,

    他也不是第一次应付这种事情,像周秦这样的女生,自然追求者会很多,只不过其他的他往往是威胁一下便能达到目的,而眼前这个,刘秘书多少听说了一点这个男生的事情。

    很能打?

    哈,什么年代了,再能打又怎么样?打打杀杀那是古惑仔才会做的事情!

    真不知道周秦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男生?

    如果不是看周秦这一次好像是动了真心,怎么会给这个毛都没长全的男生开这么高的价?

    刘秘书心中满是不屑。

    他自信满满的看着李云东走回来,双手插在胸前,说道:“怎么,想通了?这就对了,人一辈子能赚几个这么多?你也放心,这钱绝对是干净的,只要你拿了,然后消失!”

    说着,他飞快的签好了支票,将手中的支票递了过去。

    李云东目光紧紧的盯着刘秘书,他接过这张支票看了一眼,忽然一笑,笑容晒然而不屑。

    刘秘书脸色微微一沉:“你笑什么?”

    李云东笑着摇头道:“我笑的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以为钱能摆平一切?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以为自己能够像木偶一样摆布另外一些人?”

    刘秘:“你什么意思?”

    李云东将支票撕得粉碎,冷冷的说道:“我再声明一次,我跟周秦只是普通的朋友,她喜不喜欢我,那是她的权力和自由,我表示尊重。我李云东只喜欢苏蝉,且只会有她一个女朋友,听明白了吗?不要拿这种东西来羞辱周秦和我!”

    刘秘书盯着李云东很久,忽然一笑:“真不知道你是意识不到如果娶了周秦这样的女孩意味着什么,还是你老奸巨猾以退为进?”

    李云东嗤笑道:“这有什么意识不到的?不就是少奋斗二十年么?那又怎么样了?为了少奋斗二十年就出卖自己的人格和自尊,以后夹着尾巴做人,外面装爷们,回家装孙子,这很值得炫耀么?可笑!”

    李云东侃侃而谈的说道:“我看重的女子,一定是要和我同甘苦共患难的女子,她在我最潦倒最废柴的时候也不曾嫌弃放弃过我,那我也必将不曾有一刻嫌弃放弃过她!”

    在说到最后两句的时候,李云东想起了和自己朝夕相处的苏蝉,忍不住眼神和语气便变得温柔了许多。

    刘秘:“这样看来,你倒是个情种!”

    李云东说道:“情种谈不上,我只是想证明她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刘秘书觉得自己忽然有点琢磨不清眼前这个男生究竟是怎样的?他到底是在故意说一些大义凛然的话,还真的就是这样一个热血痴情的傻子?

    可不管怎么样,自己把事情了解了就好。刘秘书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说道:“既然你不要这钱,那好,我们会为你安排一个新的学校,比这个大学好很多的学校,到时候等你毕业了,我们也会为你安排一个好的工作,你会和你心爱的女人结婚生子,你看,多么美好啊的生活,不是吗?嗯,说吧,你想什么时候离开,我好去安排……”

    李云东看着他,反问道:“奇怪了,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们要离开这里了?”

    刘秘书一下被噎住了,他脸色涨红的说道:“你不是已经答应不跟周秦来往了么?你离开她的生活,就是最好的办法!”

    李云东哈哈大笑了起来:“可笑,真是可笑!你们拿周秦没办法,居然就想让我就范!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任何人都别想支配我的生活,听明白了吗?”

    刘秘书怒气翻涌:“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云东冷笑道:“我看你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带着你的东西赶紧走!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

    刘秘:“你这是在威胁我?你知道你在威慑谁吗?”

    李云东眼睛一瞪,目光如电:“你又知道你在威胁谁吗!别以为当官的很了不起,我告诉你,我李云东行得正坐的稳,从来不怕什么牛鬼蛇神!你们也最好别来惹我,否则我会让你们这样的人知道,什么叫做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十步之内,人尽敌国!”

    说着,李云东一巴掌砰的一声拍在凉亭的石桌上,咯噔一声将石桌拍得碎裂开来,哗啦一声掉下一块碎石。

    李云东脚尖一挑,将碎石挑起来,五指一把抓住,猛一力,硬生生将这石块竟然捏成了石粉!

    刘秘书久在机关养尊处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他骇得蹬蹬蹬连退了两步,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云东,如同在看一个魔鬼,他用手指着李云东,吃吃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云东冷冷一笑,将手中的石灰洒掉,留下一个冷峻的眼神,然后转身离去。

    李云东离开凉亭后,站在教学楼不远处的钱主任恰好看见他和刘秘书不欢而散,钱主任脸上流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阴恻恻的笑了笑。

    李云东来到教学楼下面,对在楼底下等她的苏蝉打了一个招呼。

    苏蝉早就等得肚子饿得慌了,她眉开眼笑的跑过去,一把挽住李云东的胳膊:“你们刚才说了什么事情呀?”

    李云东微微一笑,浑然没有刚才一怒冲天的骇人气势:“没什么,随便聊了两句,饿了吧?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苏蝉一声欢呼道:“好呀好呀,我要吃啤酒鸭!”

    李云东笑道:“昨天才吃过,今天又吃?”

    苏蝉咯咯笑道:“好吃嘛!”

    等两人走出校门,周秦目光复杂的隔着车窗看着两人的背影渐渐远去,她才将手中的手机扔还给自己的父亲周克强,冷笑着说道:“现在你满意了?”

    周克强此时已经怒气消散了许多,他淡淡的说道:“应该说,现在你满意了?人家根本对你一点意思也没有,而且痴情得很,你就不要自己往上贴了!”

    周秦用一种莫名悲哀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父亲:“爸爸,你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我喜欢这个男生,正是因为他身上有一种现在的男生没有的东西!”

    周克强冷笑道:“什么东西?就是刚才那什么匹夫一怒吗?笑话,简直幼稚!”

    周秦摇头叹气道:“爸爸,我觉得你才是真正的幼稚!总想着去控制什么,总以为自己能够掌握一切!你省省吧,你上面还有比你大得多的官,就算你能坐到主席的位置又怎样?你头顶上还有比你大的多的老天爷!我喜欢他正是因为他对苏蝉的痴情和专一,如果他是一个花心滥情的人,这样的人又怎么值得我去喜欢呢?”

    周秦看着自己的父亲:“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此之谓之大丈夫!爸爸,我喜欢这样一个大丈夫,你应该为我高兴才是!你让我嫁个何少,我能不能幸福暂且不说,两家就算因此联姻,那又怎样呢?一旦生了什么事情,难道一纸婚姻就一定能稳妥吗?”

    “拜托,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爸爸,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了解吧?再说了,你又怎么知道李云东以后的人生成就会不过何少这个冢中枯骨呢?”

    周克强冷哼了一声:“何少是什么起点?他是什么起点?这个家伙他肯进体制内吗?就算他肯,以他的性子,不出一年就被人玩死了!”

    周秦见自己父亲的态度一时间有所软化,她也不再极其强硬的展现出对抗的姿态,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爸爸,你没有和这个男生打过交道,所以你不会明白。但我亲眼几次目睹过他身上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因此,我坚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力量是可以越世俗的权与钱的!”

    周克强沉默着,他狠狠的吸着嘴边的香烟,父女两一时都为之沉默,周秦过了一会,打开车门说道:“没有事情的话,那我先走了。”

    周克强沉声说道:“你不觉得你这样在别人之间强插一脚,会很累吗?”

    周秦回头说道:“这是我的选择,而不是别人强加给我的选择。再苦再累,我也甘之如饴!”

    说着,她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头也不回的去了。

    等周秦离去了好一会,车门忽然打开,刘秘书钻了进来。

    两个大男人在车里面互相对视了一眼,尽皆黑着脸,沉默不语。

    周克强将烟扔给了他:“自己抽。”

    刘秘书点上烟以后,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里面像是在泄什么。

    周克强看着他,过了一会,忽然一笑:“被人威胁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的感觉怎么样?”

    刘秘书打了一个冷战,心有余悸的摇头道:“很恐怖!”

    周克强有些讶异:“哦?怎么个感觉?形容一下说说?”

    刘秘书嘿的自嘲的笑了一下:“就是一种性命被人捏在手掌心里面的感觉!”

    说着,刘秘书朝周克强的方向挪了一点距离,他探过头去,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个家伙刚才轻而易举的拍烂了一张石桌,然后在我面前硬生生的捏碎了一块石头!领导啊,我也不瞒你,妈的,我刚才吓得尿都快要流出来了!那家伙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目光太吓人了,以后你千万别再让我和他见面了,我怕做噩梦!”

    周克强愣住了:“有这么夸张?”

    刘秘书叹了一口气:“是啊,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青石台面啊,不是面粉做的,我头能有这个台面硬么!这家伙说的对啊,我们是穿鞋的,他可是光脚的!”

    周克强不说话了,他低着脑袋,一个劲的吸烟,吸得车厢里面烟雾缭绕:“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倒不能这样轻率的解决了。这样吧,事情先搁一下,看看情况再说。”

    说着,他仰起头来,喟然一声长叹:“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嘿,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这种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