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9章 一线转机

唐川 Ctrl+D 收藏本站

    家里养个狐狸精无弹窗 傲无霜看着焦切的苏蝉,她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脸上却依旧冷若寒霜的冷哼道:“你当我真的是神仙吗?我说有办法,你就真的相信?在凡世间你行走了这么些天,怎么还这么幼稚!”

    说着,她一指李云东,冷声道:“这人若是心怀不轨,对你巧言令色,你也迷迷糊糊的上当吗?”

    苏蝉大惊失色:“不是的,云东不是这样的人的,他待我很好的,他,他……”

    苏蝉看着自己师父里面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心中猛的咯噔一下,身子不自觉的便往后退,想要跑回李云东的身边。

    可傲无霜手指对苏蝉一点,苏蝉便定在了原地,身子如同有万斤之重,半点也动弹不得。

    傲无霜冷笑道:“还想回到他身边?乖乖跟我走吧!”

    李云东大惊:“你要干什么!放她走!”

    傲无霜见他冲过来,手指往他身上一点,顿时李云东便觉得身上像是拷上了无比沉重的锁链,饶是他一身神力惊人,整个人却像是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孙行者,半点也动弹不得!

    “这,这是怎么回事?”李云东完全无法想象眼前这样一个绝代风华,傲雪欺霜的女子对自己轻飘飘一点,他就竟然动弹不得了!

    “你不要为难她,有什么就冲我来!”李云东大声怒吼道。

    “冲你来?”傲无霜冷笑了一声:“你有什么本事?”

    说完,傲无霜突然间一捏指诀,大声喝道:“八荒!!”

    说完,她脚下的八荒仙剑突然间消失,然后又瞬间出现在她身前,剑身出嗡嗡的声音。

    傲无霜朝着李云东一指,大喝道:“你能挡吗?”

    她话音刚落,八荒剑铮的一声响,瞬间化作无数道三尺青峰剑,如同一朵刹那间展开的莲花,层层花瓣都是飞快转动的剑刃刀锋,锋利无比,摩擦得滋滋作响!

    这朵铁莲花闪电般朝着李云东扑去,苏蝉骇得魂飞魄散,一声嘶喊:“不要啊!”

    李云东只觉得眼前一黑,这朵铁莲花便瞬间黑压压的扑了过来,但扑到他眼前的时候又瞬间停住,像是无数个不断转动的刀锋旋窝,笼罩在他的眼前,出恐怖的金属摩擦声!

    李云东丝毫不怀疑,这朵直径足有两三米长的铁莲花朝自己一扑,他立刻就会变成无数片血肉!

    李云东心中震撼,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法术和手段!

    就在李云东以为傲无霜要对自己下毒手的时候,忽然间他眼前一空,这由无数八荒剑组成的钢铁莲花像是一下由盛开的鲜花收拢为花骨朵似的,剑锋一道一道合拢,然后迅的变成一把三尺长的青锋长剑。

    这把青锋长剑在李云东跟前停顿了一下,让他清晰的看清楚了上面烙刻着的两个古色古香的古体篆书:八荒!

    然后八荒剑瞬间消失,刹那间又回到了傲无霜的脚下。

    傲无霜一脸傲然的说道:“如何?”

    李云东冷笑一声,面不改色的大声道:“这样就能吓住我吗?你有本事就将我杀了,否则我死也要跟苏蝉死在一起!”

    傲无霜顿时大怒,她一抬手,李云东脚下顿时长出无数青藤,死死的将他缠住,这些青藤一开始只有小拇指粗,从李云东的脚面蜿蜒生长,一路沿着小腿爬伸,很快这青藤爬到大腿的时候又变成了大拇指粗,等爬到腰间,这青藤已经长到了小臂粗,等到李云东胸口,这青藤便已经有大腿粗了!

    阮红菱和紫苑震撼的看着这根青藤疯狂的朝着天空长去,只一瞬间便将李云东缠在了里面,她们清楚,只要傲无霜一个念头,被这青藤缠住的李云东便会被勒死!

    可很快,傲无霜又对着这根青藤一点,她手指尖刹那间燃起一团火焰,紧接着这根青藤便熊熊燃烧了起来。

    被青藤捆住的李云东只觉得自己被这紧紧的青藤缠绕得透不过气来,他刚要大喊,却忽然间感觉到四周传来一股炽烈的燃烧痛感。

    “这婆娘要烧死我?”李云东心中一震“这可不是什么好死法!”

    可就当他被灼烧得有些受不了的时候,忽然间四周的青藤猛的一下爆裂开来,火焰也附在青藤上四处飞溅。

    得见天日的李云东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便忽然间觉得天空猛的暗了下来,他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却见一块巨大无比的岩石向他砸来,眨眼间便到了头顶!

    就在李云东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之色的时候,忽然间这块巨石轰隆一声在他头顶一寸的距离停住了,李云东定睛一看,却见在他头顶上有一道一指厚的水流在盈盈的流动着,像是一面盾,硬生生的将这块从天而降的巨石给扛了下来。

    傲无霜手一挥,水盾猛的一抖,一下便将这块巨石甩开,咚的一声闷响砸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阮红菱和紫苑看得目瞪口呆,阮红菱吃吃的说道:“她竟然同时精通金木水火土五系法术?这也太夸张了吧?”

    紫苑也暗自震撼:“这一连串的攻击快如迅雷,出招后立刻又自己接招,手段之快之多,真是令人目不暇接!便是我也抵挡不住!这傲无霜果然不愧为狐禅门第一高手!”

    李云东像是被刚才一连串的攻击给镇住了,他愣愣的呆在原地,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傲无霜怒气勃的喝道:“我有一百多种神通手段可以瞬间杀死你,刚才只是让你见识了其中的五种!像我这样的修行人尚且要畏惧天劫,不敢惹祸上身,你一个一名不文的毛头小子,你凭什么就敢拉着我的爱徒跟你淌这趟浑水?”

    说着,傲无霜像是回想起了什么往事,她眼中闪过一抹极其痛苦的神色,她大声痛斥道:“别以为你是金丹传人就了不起了!你连修行的门槛都没有踏入,你还嫩得很呢!没这个能力,就不要逞这英雄!更不要连累了我……我的徒儿!”

    之前傲无霜的一连串攻击让李云东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奇耻大辱让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可随后傲无霜的一阵痛骂顿时让李云东心中猛的一颤。

    苏蝉已经哭成了泪人儿,她疯狂的挣扎着,哭喊着:“师父,你不要带我走,我要跟云东在一起!”

    傲无霜大声呵斥道:“闭嘴,你跟他在一起又能有什么好?到时候天劫一来,你也会跟着被劈死的,你知道不知道!”

    苏蝉哭道:“死便死,跟云东死在一起,我也乐意!”

    傲无霜气得大骂:“你真是疯迷了心,魔障了!”

    李云东仰头一声长叹,他对苏蝉的劝道:“苏蝉,你听你师父的话,自己去吧……”

    傲无霜冷哼了一声:“算你还算说了句人话!”说着,拉了苏蝉的胳膊便要走。

    苏蝉被傲无霜拉得身子一个踉跄,一边哭一边回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李云东。

    一旁的紫苑忽然开口道:“无霜前辈……”

    傲无霜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怎么,你想管我们狐禅门的家事吗?”

    紫苑稽道:“不敢,我只想问一下,这把八荒剑是我们正一教灵宫派的镇派之宝,你何时归还我派?另外,我们师门的二师伯九年前曾去贵派拜访,至今未有消息下落,不知前辈可曾知道?”

    傲无霜哈哈一声大笑:“你是说你师父的师妹么?我怎么知道她的下落?另外,这八荒剑,嘿嘿,小娃娃,有本事就自己来取吧!”说着,她拉着苏蝉身形一动,眨眼间便化作了一道青光而去。

    阮红菱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气得跺脚:“这妖女真是霸道!”

    紫苑摇了摇头,她看向李云东,只见这个男生像是一下没了魂似的,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宛如一尊石像。

    阮红菱尽管之前与李云东有过摩擦,但依然看了心生不忍,心里面酸酸的,她用胳膊肘推了推紫苑,轻声道:“紫苑姐姐,他……”

    紫苑摇了摇头,说道:“一切皆命中注定!”说着,她忽然想起什么,连忙对阮红菱说道:“刚才一定有不少世俗凡人看见了这些情景,你赶紧去处理一下。”

    阮红菱也是一惊,向四周一看,却见之前对他们曾经指指点点的人都已经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地上,她飞快掠过去一看,却见这些人都昏倒在了地上,马路两头两三里远的地方都有一棵大树横倒在马路上,阻隔了交通。

    阮红菱这时才心中服气:傲无霜神通了得倒也罢了,可这样的细腻心思当真是少有!

    傲无霜带着苏蝉一下飞出了十几里远,她见身旁的苏蝉一直闷声不语,而不像刚才那样哭哭啼啼,她心中惊疑,扭头看了一眼,顿时大惊,一巴掌拍在苏蝉的背后,痛斥道:“你疯了,竟然自绝经脉!”

    苏蝉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气,她想自杀却没有成功,便放声大哭道:“你要带我走,我宁愿死!”

    傲无霜怒道:“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让你如此神魂颠倒!”

    苏蝉泪流满面的说道:“云东是这个世界上待我最好的人!”说着,她便一件一件将李云东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哪怕是她背着李云东玩闹,李云东为她买一个冰激淋这样的细小琐碎事情都清清楚楚的说了出来。

    越说苏蝉越是哭的厉害,她说完后大声哭道:“上次离开了他,我便觉得这天底下虽大,却再也没有我可以去的地方,这天底下人虽多,却再也没有值得我喜欢的人。我在他的身边便觉得欢乐快活,哪怕是喝一杯凉水也觉得甜蜜温暖,我不在他的身边,便觉得天都要塌了,地都要陷了,这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了什么生趣!”

    傲无霜听得愣住了,她像是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忍不住眼泪也缓缓的流淌了下来,她一把搂住了苏蝉,颤声长叹道:“痴儿,我不是跟你说过,这人世间最苦莫过于情这一字吗?你师父这一生饱受其苦,你何苦又要重蹈我的覆辙呢?”

    苏蝉一抹眼泪,凄声道:“情这一字虽苦,可如果尝到了其中的甜处便会明白这天下最甜的事物也莫过于情这一字,为了品尝其中的甜处,吃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

    说着,苏蝉拉着傲无霜的手,苦苦哀求道:“师父,我求你了,让我回到云东的身边吧,没有他我真的活不了的!”

    傲无霜喟然一声长叹,爱怜的抚摸着苏蝉的头:“傻孩子,你真以为我想将你从他身边带走吗?”

    苏蝉一听这话,仿佛事情有了转机,她顿时又惊又喜:“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