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300 呼风唤雨

唐川 Ctrl+D 收藏本站

    家里养个狐狸精无弹窗 黄衣女子见李云东先是流露出意动的神色,但紫苑说了一番话后,便又犹豫了起来,她便哭诉道:“我听人说李真人是个心胸宽广,宅心仁厚的修行人,这才冒险前来求救,却没想到李真人也与其他修行人一样,宁愿坐视我们这些从未做过坏事的妖怪被人欺凌,而放任那些恶贯满盈的同类为非作歹。”

    这一句话让李云东顿时动容,他忽然想起自己在**遇到多吉丹增的时候,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其实,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妖,也不是魔,而是人!人为非作歹起来,百倍恶毒于妖魔!所以,如果妖魔行善,那我不仅不会降妖伏魔,我反而要保护他们,维护他们;如果世人做恶,我不仅不护短,反而要替天行道!”

    想到这里,李云东不再犹豫,他说道:“你也不用拿激将的话来激我,你前面带路,我随后便来。”

    黄衣女子顿时大喜,哽咽着拜了下去:“多谢李真人再次活命之恩!”

    李云东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这么早谢我,你如果所说属实,说不得我要管一管,可如果你说了一句假话,说不定你就是自己引来了一个死神!”

    黄衣女子叹道:“是真是假,李真人一去便知。”说着,身子化作一道黄光飞到了半空中,却一直停着不动,显然是在等李云东。

    李云东转头看向紫苑,说道:“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我以为苏蝉被围困在西园寺,所以硬闯了进去,结果误打误撞把这两条蛇妖给放了出来。如果他们真是为非作歹的妖怪,我有责任将他们再抓回来,如果他们真是无辜良善之辈,那我也容不得一些居心叵测的修行人对他们下手。你先回山洞密室中等我,我去去就回。”

    紫苑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真是太急公好义了,实在是不像一个清心寡欲的修行人。算了,我陪你去一次吧,你刚刚进入第六重天的境界,阴神还很弱小,如果有人用法术偷袭你,很容易就会被人杀死。走吧,我们一起去还有个照应。”

    李云东大喜,呵呵的笑道:“我看你才是冷面热心,嘴巴上说得厉害,可心里面比谁都软。”

    紫苑微微一笑:“走吧。”

    两个人很快化作一道青光飞到了半空中,一直等着的黄衣女子见他们两人跟上,很快便向北方飞去。

    神游飞行度最快,转眼之间便能飞出数十里,只不到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李云东和紫苑跟着黄衣女子飞到新宾地面后,只见落脚的地方是一片深山丛林,在山脚下隐有民居。

    黄衣女子说道:“我和我夫君的肉身就藏在这座山中,那些围困我们的修行人就在山的另一边,还请李真人主持公道!”

    说完,她身形往这山中一钻,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云东皱了皱眉头,飞到山顶一看,果然看见山的另外一边火把点点,有隐隐人声传来。

    跟着飞上山的紫苑也不禁娥眉微蹙:“好像是六大门派的修行人。”

    李云东沉声道:“走,去看看!”

    紫苑点了点头,两个人收敛了气息,便向山脚探去,等到了相距二十几米的地方,便听见有人声清晰的传来。

    “这两条臭蛇以为自己躲进洞里面我们就拿他们没有办法了吗?”

    “金山派的人进去了两个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动静?”

    “哈哈哈,金山派不是擅长土遁之术吗?只怕这次直接遁到蛇肚子里面去啦!”

    “混账,你们东华派幸灾乐祸个什么,有本事你们自己上啊!”

    这群人吵吵嚷嚷,却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李云东透过密林的掩护定睛一看,却见五华山阴阳派的郑元正站在众人当中,捋着胡子,在他旁边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相貌动人的明寐少女,正是丁楠。

    李云东一见到郑元,立刻低声怒道:“这个混蛋在我眼皮底下抢走了狐禅门莫阿诗的罗母离魂钗!我正好找他讨回来!”

    紫苑劝道:“别激动,听听他们说什么。”

    李云东按下怒火,仔细听着郑元在场上说着话。

    郑元说道:“诸位道友,稍安勿躁,且听我说一句。”

    周围一些势单力薄的小门派修行人纷纷说道:“郑老前辈,你来主持公道吧!”

    “就是,郑老前辈,这两条蛇妖的踪影是你现的,理应由你主持!”

    而听到风声赶来的六大门派的修行人则纷纷吆喝道:“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五华山阴阳派当家作主了!”

    “我们六大门派没开口说话,五华山阴阳派还是靠边站吧!”

    “就是,郑老前辈,你老人家还是靠边歇着吧!看我们六大门派如何大显身手!”

    郑元见四周纷纭声阵阵,他也不生气,依旧朗声道:“诸位道友,我们在这里吵吵嚷嚷,就算吵到第二天早上,也吵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我们先群策群力,将这两条臭蛇杀了,再吵架不迟!”

    他一番话说得其他修行人纷纷点头,道:“有理,先对付这两条臭蛇再说其他!”

    “就是的嘛,你们六大门派整天吵吵嚷嚷,互相不服对方,等你们来大显身手?拉倒吧,别互相拆台就不错了!”

    “混账,你是哪个门派的?居然敢挑拨离间!”

    李云东见这山脚下围着的修行人少说也有四五十人,而且大多都是参与过围攻狐禅门的各大门派修行人,他心中暗自冷笑,低声道:“这些家伙,都是来降妖伏魔,替天行道的么?只怕趁火打劫,偷鸡摸狗之辈比较多吧!”

    紫苑淡淡的说道:“六大门派之中良莠不齐,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这两条金蛇浑身都是宝,他们行走于俗世之中,引起修行人的贪婪和觊觎,这也是见惯不惊的。”

    李云东满脸冷笑,他扫量了一下四周,低声道:“这里四五十人,修行好手怎么说也有七八个,再加上这个郑元很不好对付,我看我们可能不是对手,除非加上那两条金蛇,也许可以打赢。”

    紫苑立刻摇头说道:“不可,你这样就算能赶走他们,日后也必定坐实了你勾结妖孽,与六大门派为敌的罪名,到时候六大门派万一尽出精英,再次来讨伐你,你虽然厉害,却也双拳难敌四手。”

    李云东哼道:“我会怕他们?”

    紫苑说道:“你可别小看六大门派,虽然六大门派至今依然萧条无比,可是千百年来六大门派四处开枝散叶,谁也不知道他们有多深的家底,就算是我们正一教也不敢与之翻脸。上次六大门派围攻狐禅门,来的大多都是年轻一代的好手,真正的高手并没有来,如果你把他们惹得急了,高手一股脑儿涌过来,就算是正一教也是吃不消的。”

    紫苑说着停了一停,她接着说道:“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你我都不适合直接露面,只要把他们都赶走就可以了。”

    李云东问道:“怎么不出头能赶走这些贪婪的家伙?”

    紫苑嘴角一翘,流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金蛇是战斗力非常强的一种妖怪,即便不化作人形,不使用法术也是很强的。而修行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雷雨天他们是不敢使用法术和法器的,怕引来天劫。所以,我只要能召唤来一场雷雨,这些修行人就十有**不敢使用法术和法器了,相信这两条金蛇如果不蠢的话,这时候应该会立刻蹿出来赶走这些修行人。”

    李云东奇道:“你还能呼风唤雨?这么厉害的法术以前怎么没见你用过?”

    紫苑微笑道:“诸葛亮求东风的时候一连做了几天的法,由此可见,这种呼风唤雨的法术如果不借用法器的力量,施展起来是极其耗费时间的。我如果要施法,一定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最少都要一个小时,而且中间一定不能有人打扰,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李云东断然道:“那你赶紧施法,我来保护你。”

    紫苑点了点头,自己盘膝坐下,双手捏了个指诀,闭上了眼睛,很快便进入了入定状态。

    李云东只觉得紫苑入定后,浑身忽然散出一股柔和的力量,这股力量虽然并不怎么强大汹涌,但是仿佛润物春雨,一丝丝的浸入到地面之中,不断扩散开来。

    过不一会儿,李云东现地面上的湿气越来越重,在树林中的树叶上的露水也跟着越积越多,李云东心中一动,他恍然明白过来:原来这呼风唤雨法术的原理便是催动地上的湿气上升到空中,从而加重云层中的水分引雷雨么?

    他正想着,果然便见地面上一丝丝的白气在不断的蒸腾而起,袅袅的向空中升去,这样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慢慢的李云东感觉到有微风开始吹拂自己的脸颊,他心中一动:起风了!

    风动则云动,云动则雨动,**动则雷电齐动!

    郑元等各个修行门派的修行人们此时正堵在这座山的山洞跟前,商议着该用什么样的法术对付这两条臭蛇,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异状。

    其中一名修行人见他们讨论个没完没了,便不耐烦的说道:“你们在这里说个没完,说不定这两条臭蛇早就跑掉啦!”

    当下便有一个修行人嗤笑道:“别傻了,他们阴神可逃,肉身却是逃不掉的,肉身一动,我们这么多修行人难道还现不了?”

    郑元这时候大声说道:“诸位道友,这样讨论下去,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了,我看我们把各自法宝拿出来,有什么得意的本事就一股脑儿往这蛇洞的洞口结界处招呼就是了,你们看怎么样?”

    其他修行人一听,纷纷说道:“这个办法好!”

    可也有不赞同的,说道:“好是好,可是到时候抓住了这两条臭蛇,要如何分宝贝呢?”

    郑元沉吟了一会,说道:“到时候我们大家伙再分个高下不迟,如果现在大家就争斗起来的话,岂不是让这两条臭蛇可以趁虚而入?”

    场上的修行人一听,心中想想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纷纷说道:“好,就这样办!”

    一时间这些修行人纷纷祭起各自的法宝,朝着一个隐秘的石洞洞口轰去,这个洞口不过篮球大小,可这些法器轰在上面的时候,便会显露出一个金黄色的光环盾墙,仿佛一个坚实坚硬的结界在阻挡着这些修行人的侵入。

    李云东只见山脚下五光十色的法宝轮流轰炸这个洞口,这个金黄色的结界变得越来越薄弱,显然是有些支撑不住了。

    李云东心中暗道不好,可他眼见紫苑施法又有好一阵子,心中便犹豫要不要出去阻拦他们一下。

    可这个时候,一直在场中无所事事,袖手旁观的丁楠忽然间觉得一滴水滴在了自己的脸上,她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摸了摸脸颊上的水渍,奇道:“下雨了?”

    郑元一听,愕然道:“下雨了?”

    他抽*动了一下鼻窦,顿时警惕了起来:“不对,刚才空气没有这么湿的!难不成是有人在附近施法?”

    郑元大声喝道:“诸位道友,有人在附近施法企图召唤风雷,大家四处看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在施法!如果现,立刻格杀!”

    他一声大喝后,立刻有修行人喊了起来:“好,我们四处去看看!”

    李云东一听,不再犹豫,立刻跳到了场中,一声大喝道:“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