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352章 自己炼仙丹?

唐川 Ctrl+D 收藏本站

    家里养个狐狸精无弹窗 这一声大喝当真是震得周围店铺的玻璃都在颤抖晃动,街上许多围观的人们只觉得耳朵嗡的一声,像有人拿筷子捣了自己耳膜一下,痛得他们下面的话都听不见了,只顾着拿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邹萍等人也被李云东一声喝得心中一跳,体内真元一阵大乱,她心中不由得生出一阵恐惧,恨恨的看了一眼李云东,然后喝道:“我们走!”

    此时正在闹市,她也不怕李云东偷袭自己,说完她便扶着自己的师弟便转身而走。

    王凌飞临走前冷冷的看了李云东一眼,又看了看紫苑一眼,忽然冷笑道:“紫苑真人,李真人,不知道再过一阵的采莲大会,你们可不要做缩头乌龟啊!”

    说完,他哈哈大笑着仰头而去。

    阮红菱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恶狠狠的啐了一口:“什么东西!拿着鸡毛当令箭!真以为自己是正一教的掌教了!”

    李云东面沉如水,他扭过头一看,只见紫苑黛眉微微蹙起,眼神迷茫,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李云东问道:“紫苑,什么是采莲大会?”

    紫苑啊的一声回过神来,她目光一凝,想了想,说道:“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

    李云东左右看了看,只见这步行街这里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一些民警和城管都出来维护秩序了,他点了点头:“也好,回去再说。”

    一行人开开心心出来,结果闹的气鼓鼓的回去,一进家中,众人就骂骂咧咧的说开了,阮红菱固然是一肚子气,狐禅门上下又何尝不是?

    大小狐狸们只觉得自己平生一件恶事都没做过,为什么这些人就是不容自己于世间啊?

    有些人披着一张人皮,做的却是禽兽不如的事情,到头来却对她们这样的异类喊打喊杀,说她们是妖孽,不能存于世间,否则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这算是个什么道理?

    李云东见她们在一起破口大骂着,他也没有阻拦,只是对紫苑点了点头,紫苑会意,两个人来到一间房中。

    李云东说道:“紫苑,采莲大会是怎么回事?我听刚才那人说话,好像我们也要去?不去还不行?”

    紫苑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这说起来话就长了。”

    李云东嘿的一笑:“没关系,慢慢说。要我倒杯茶么?”

    紫苑微微一笑:“在两晋南北朝时期,佛道两家同时大盛,尤其是两晋的学士无人不好释道儒这三家学问,因为这三家学问有一家学得不到家,他们都无法在品评中获得优良的品级资格,就没有办法获得当官的机会。中国历代以来,佛道两家从来没有像那个时期一样,同时昌盛,同时强大。到了南北朝时期,梁武帝第一次开创了佛家的盛大聚会,《梁书?武帝本纪》载:梁武帝‘舆驾幸同泰寺,设四部无遮大会’。”

    “到了唐代,玄奘西天取经回来,他也在《大唐西域记》中记载谓古印度五年召开一次无遮大会。”

    李云东不解的问道:“那什么又是无遮大会呢?”

    紫苑解释道:“无遮大会的意思就是指佛教举行的一种广结善缘,不分贵贱、僧俗、智愚、善恶都一律平等对待的大斋会。”

    李云东又问:“那与采莲大会有什么关系?”

    紫苑笑道:“我刚才也说了,在两晋南北朝时期,佛道同时昌盛,可到了唐朝,尤其是唐太宗尊崇佛家,每五年召开一次无遮大会,佛家力量经常性的聚集,道家就自然受到了排挤,衰落了下去。可当时的道家门派不甘心退居二线,他们见佛家五年举行一次无遮大会,道家的大真人罗公远便主动联系了当时道教大家张果、叶法善,开始举行四年一度的采莲大会。”

    李云东听得入神:“然后呢?”

    紫苑说道:“后来采莲大会举办了几届之后,渐渐名声远播,传到了唐玄宗的耳中,唐玄宗好奇之下便召见了罗公远,让他在朝廷大殿之前与金刚三藏斗法,结果,罗公远大胜。从此唐玄宗便改了信仰,开始崇信道家,并向罗公远讨教道家法术。”

    李云东有些明白了,他说道:“我听出来了,从这以后,佛道两家的梁子就结下了?”

    紫苑点头道:“是,采莲大会从此名声斐然,各个道家门派无不以能参加采莲大会为荣。能参加采莲大会的,都是修行界一等一的门派,就算会上与人斗法输了,别人也高看你一眼,可如果你没能参加,那别人压根就不正眼多看你一眼!”

    李云东哼的冷笑了一声:“我管他们怎么看我干什么?”

    紫苑摇头劝道:“李云东,话不是这样说的。我们虽然经常自称道家中人,可实际上我们是道教中人。道家讲究无为不争,而道教讲究的是人与天争,一个人修行的过程就是不断与自己争斗,不断与老天爷争斗的过程。因此我们道教看起来平和,可实际上是最为激烈最为逆天的门派!”

    “你现在接任了狐禅门,相信你也能体会得到,你如果不争,不出一个月,你就得饿死!你要开茶店,自然就有竞争对手,面对你的对手,你能不争吗?不争就会没钱,没钱就会饿肚子,饿肚子就没办法修行,没办法修行就会门派衰弱,就会被人欺负到头上来!”

    李云东听了喟然感叹道:“是啊,一天到晚受这种鸟气,怎么修行啊?”

    紫苑又道:“参加这种采莲大会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够让全天下的修行门派都认识你,知道你的威名,从而不敢再冒犯你。而且最重要的是,每届采莲大会的主办方都会拿出一样法器来作为彩头,吸引各派的好手参加大会。”

    说到这里,紫苑忽然对李云东问道:“对了,你猜这一届采莲大会是谁主持的?”

    李云东奇道:“难道不是正一教么?”

    紫苑摇头:“不,采莲大会演变至今已经沦为各个门派展示自我门派力量,吸引教众的一场大会了。正一教已经足够强大,不需要借这种大会来证明自己的教派力量。”

    李云东沉吟道:“那会是哪个门派?”

    紫苑目光闪烁,意味深长的说道:“是外丹派的阁皂宗!”

    李云东啊的一声,心中一动:“阁皂宗?炼化出人元金丹的阁皂宗?”

    紫苑点头道:“不错,还记得我们之前曾经说过修行界之中有一个幕后黑手在筹划着一个阴谋么?”

    李云东面色沉凝:“是,尤其是两条金蛇的尸身被盗,再加上长孙鸿死得扑朔迷离,我隐隐觉得这些事情好像有什么联系似的。”

    紫苑说道:“我也这样想,刚才王凌飞提到采莲大会,我一下想起之前死去的金蛇曾经提到神仙笔和药王鼎要出世,我不由得想到:阁皂宗向来低调,为什么这一次会主动承办采莲大会?而且阁皂宗的宗主万镇源又为什么之前会如此高调的宣扬自己炼化了人元金丹,然后导致金丹被盗?”

    李云东神色一凛:“你怀疑这跟阁皂宗有关系?”

    紫苑点头道:“是,我甚至怀疑这一届采莲大会的法器彩头不是神仙笔,就是药王鼎!”

    李云东说道:“神仙笔是干什么的我不太清楚,可药王鼎你之前说过,不正是炼化地元灵丹的法器么?阁皂宗既然是外丹派,怎么舍得拿出来给人呢?”

    紫苑嘿的一声冷笑道:“所以,如果阁皂宗拿出来的法器彩头是药王鼎的话,那其中一定有惊天阴谋!炼化地元灵丹的法器他们都敢拿出来送人,这等于是要了外丹派的命根子,他们既然如此舍得,所求必大!”

    说着,她目光炯炯的看向李云东,说道:“而且自古人元金丹的炼化从来不会只炼化一颗!”

    李云东浑身一震,他瞪大了眼睛向紫苑看去:“你的意思是……人元金丹还有其他存在于世?”

    神仙笔和药王鼎的法力妙用,李云东没有见识过,因此没有什么过多的感受和贪念,可人元金丹李云东却是感触极深。

    如果没有人元金丹,那自己依旧会是那个在家里面宅着的普通宅男,哪里有今天这样的李云东?

    李云东心道:自己虽然已经修炼到了颇高的境界,不需要人元金丹的帮助,可苏蝉、周秦她们却是需要的啊,如果她们也能服用一颗人元金丹,那将来她们的修行一定也会突飞猛进!

    尤其是自己服用的这颗人元金丹原本也是苏蝉的,自己误服了她的金丹,这才导致她修为寸步不前,这一直多少让李云东心存愧疚。

    如果自己能再弄来一颗人元金丹,想必能够补偿给小丫头了?

    李云东心中怦然一动,可他很快一想,又不禁摇头道:“不对,就算同时一炉炼化出几颗人元金丹,那得到这金丹的人也早就将这金丹自己服用掉了,哪里还会留到现在?”

    紫苑见他心动,转眼间便知道了他的心思,她说道:“人元金丹虽然有可能已经被人服用了,但是既然人元金丹已经出世,那药王鼎必然也已经出世,只是不知道下落而已,不过依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可能在阁皂宗的宗主万镇源手里面。既然药王鼎在世,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得到了药王鼎,将来自己炼化仙丹?”

    李云东大吃一惊:“我自己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