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706章 斗法不斗力,斗智不斗勇

唐川 Ctrl+D 收藏本站

    家里养个狐狸精无弹窗 安倍有理选择与李云东斗幻术是非常具有针对性的,他曾经两次目睹李云东以非常恐怖的威势击败对手,因此他知道自己虽然也修为不低,但与李云东如果硬碰硬的斗法,那很有可能也会落得惨败而归的下场。9W0W7W8.8C3A4I6h5o7n8g6w7e9n8x0u2e30.9c7o9m8

    而且自己身为阴阳师,最擅长的自然是招神唤鬼,可对方是不动明王转世,往哪里一站,双手一捏不动明王印,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威势便足以威慑任何妖魔鬼怪,别说操控这些鬼怪鼓起勇气去攻击李云东了,就算自己能勉强控制这些式神式鬼去攻击李云东,只怕也会被李云东的明王之力所克制。

    明知不可而为之,这显然不是智者所为,安倍有理巧妙的在刘春平身上释放了两个幻术,一个是操控对方心神的“幻魂术”,另外一个则是操控对方**的“幻形术”。

    幻术虽然占了一个虚幻的幻字,顾名思义,那这些都是虚妄幻象,可幻术修炼到了巅峰,同样可以弄假成真。

    安倍有理之前使用的幻魂术和幻形术可以说是“阴阳五行”截然相反的两道法术,李云东如果针对幻魂术出招,那使用的真元之力必定会助长幻形术这个法术的力量,同样,如果李云东针对幻形术而出招,则会助长幻魂术的力量。

    可以说,安倍有理这两个幻术,互相克制又互相扶持,相辅相成,完美合一,是几乎不能破解的法术组合。

    在安倍有理看来,自己要与李云东斗法不斗力,斗智不斗勇,眼下自己显然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

    李云东不知就里,虽然出手破解了幻魂术,但是他的力量犹如生力军一样,顿时刺激了幻形术!

    原本幻形术只能让被施法的人误以为自己变成了某种事物,可李云东的真元何等强大?他这股磅礴之气一入刘春元体内,顿时让他体内的“幻形术”犹如久旱逢甘霖,顿时弄假成真,真的是他的骨骼身体开始变形起来!

    李云东破解了一道法术,却立刻激活了另外一道法术,场上各派修行人一时间脸色煞白,他们知道,这幻形术弄假成真,这意味着这个法术已经不可逆转。

    李云东输掉了斗法,这意味着中华修行界几乎再没有强力高手对这些日本人进行阻击,中华修行界这一场斗法将以惨败而告终。

    而且,最糟糕的是……一个活生生的官儿被变成了一个怪物!这……怎么跟上面交代?

    一时间苏蝉、紫苑和周秦等人面色如纸,周秦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不可能……师父绝对不会输的!”

    苏蝉焦急的抓着紫苑的胳膊,不停的摇晃:“紫苑姐姐,怎么办呀?还有没有什么办法?你快想想办法啊!”

    紫苑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用力的几乎咬出血来,她眉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锁过,神情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焦急过,她忍不住给李云东传音道:“李云东,胜败是小事,千万不能让这个家伙变成妖怪啊,否则,这个事情传出去,这可是非同小可的大祸事啊!”

    李云东虽然大惊之下又遭遇对手言语刺激,但他自从服用了人元金丹以来,斗法无数,早就将心志打磨得坚定无比,越是压力大,他越是镇定,越是危急,他越是能力挽狂澜。

    他此时听紫苑这么一番话传音过来,心中顿时一动,他双目一睁,一抬手,在自己脑袋上揪下了几根头发,手腕一抖,像甩金针一样,“啪啪啪”的几声,将手中的头发扎到了刘春平脖颈、胸口、手肘以及大腿上的动脉血管上。

    刘春平身子一震,这几根头发丝像是钢丝一样稳稳扎在他身上,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场边众人看在眼里,心中暗自惊骇。

    这甩发如针的本事,场上几乎每一个人都能办到,可像李云东这样,甩出去,扎在对方身上以后,竟然还能硬挺如同钢针,丝毫不软化,那当真是骇人听闻的本事!

    邓玉和邓娇这两个小菜鸟张口结舌,吃吃的问道:“这李云东的头发都是钢丝做成的么?”

    张流芳却满脸敬畏的解释道:“不是,这是李云东的至刚至猛的真元保留在其中所导致的,但这样刚强的真元依附在头发丝上,一下甩出去,便是石头也扎个透穿了,可它竟然没有将刘春平刺穿,这简直不可思议!李无敌对于力道的把握和对刚劲以及柔劲的把握,到达了一个精妙入微,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厉害,实在是厉害!”

    之前紫苑与小野持长以抽陀螺的方式斗法,两人在力道把握上的功力已经让众人大开眼界,可此时李云东露出了这一手,其精妙之处,比紫苑更胜一筹。

    可张流芳感叹完后,又不禁流露出一丝惋惜无奈的神情:“可惜,他再厉害,也不能逆转局势了,这一场……我们输了!”

    此时场上不仅是张流芳,所有人都认为李云东已经输掉了这场斗法,对方安倍有理的这个组合法术实在是阴险隐蔽到了极点,便是再又不服气的也在心中暗道:便是换了我上去,只怕也落得跟李云东一个下场,这个法术是无法破解的,除非……把这个刘春平给杀了,否则根本不能破除。

    可这刘春平能杀么?他是一个世俗凡人倒也还算了,可他偏偏还是一个体制内的高官!

    常言有云,杀官形同造反,这李云东想赢的话,难不成还要杀官造反不成?

    可偏偏李云东立刻就干了一件让他们瞠目结舌的事情。

    李云东在甩出了几根头发丝,将刘春平身上的血脉钉出了几个洞后,他立刻一声大喝,双手朝他一拍,一股磅礴巨力,排山倒海一般朝着刘春平拍去!

    “轰”的一声,刘春平顿时浑身剧震,他身上被扎头发丝的地方顿时飙出几道高压水枪一般的血柱,紧接着,李云东劈头盖脸的便朝他一声怒喝。

    这一声大喝,声震云霄,场上众人被震得心脏剧跳,气血浮动,他们身为修行人,在场边尚且如此,更何况首当其冲的刘春平?

    众人只见这刘春平身子如同触电一般猛的一颤,紧接着七窍之中便缓缓的流下鲜血来,竟是被李云东硬生生的震死在了原地,原本变得犹如妖魔鬼怪一般的身子也一点一点的恢复了原状。

    一时间众人无不目瞪口呆,便是安倍有理也是目光复杂的看着李云东,既有震骇,又有敬佩,还有一丝隐隐的惋惜和同情。

    李云东下手杀了一个世俗凡人,虽然没用法术,但是用的却是最纯粹的真元之力,这与用法术法宝没有任何区别,天劫之所以降下,唯一的判断标准就是:是否是被真元之力所直接杀死,一旦判断是被真元之力所杀死,上天就会锁定这股力量,从而追寻到这个力量的使用者那里,对他降下天劫予以惩罚。

    而法术法宝都是要真元之力来直接催动的,因此用法术法宝杀人固然要引来天劫,可实际上用真元之力杀人,同样也会引来天劫。

    而且,若是一个普通的世俗中人,倒也还算了,可这人还是一个当官的!

    在安倍有理看来,李云东日后必有滔天大祸,甚至很有可能,中华修行界从此将没有这个人的名号了。

    安倍有理目光紧紧的盯着李云东好一阵,他才缓缓的叹了一口气:“我输了!”说着,他自己缓步走到了日本各派的修行人当中。

    他在日本修行界声望颇高,刚回到自己这边便有人上前宽慰道:“安倍大人,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挂怀!”

    西园寺常胜也微微一笑:“正是,我们还要恭喜安倍大人为我们大日本修行界除去了这个大敌呢!”

    安倍有理却闷闷不乐,一点没有开心的样子,一旁的伊势神光用胳膊肘捣了捣他,低声道:“喂,你这一手很漂亮啊,就算是我也不知道要怎样破解你这个法术,果然不愧为大阴阳师安倍有理啊,厉害厉害,喂,开心一点嘛,接下来这场上的中华修行界将再没有什么像样的对手能够阻挡我们了,而我们这边还有很多的高手没有出场呢!”

    安倍有理叹了一口气:“以有备算无备,胜之不武,这有什么好值得开心的?我倒宁愿大家一起和和气气的切磋一下斗法,不必弄得这样生死相见。”

    一直默然注视着场中的伊势出云忽然开口说道:“既然这样,那安倍叔叔你刚才怎么出手这么阴险?”

    安倍有理却正色道:“我既然站到了战场上,哪里有手下留情的道理?自然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击倒眼前的强敌!”

    伊势神光哈哈大笑,拍掌赞道:“说得好,说得好!这才是我们大日本修行界的大阴阳师啊!”

    伊势出云听了这话却若有所思,目光闪烁的看向了李云东,低声道:“可惜……我不能和他交手了呢!”

    这一场日本修行界这边虽然输了,可所有人都喜形于色,因为他们知道李云东日后必有大祸,中国人会替他们把这个可怕的对手锄掉。

    而中华修行界这边虽然赢了,可许多人都如丧考妣,苏蝉、周秦和紫苑更是脸色剧变,周秦性子极为刚强,此时也不禁目眩神摇,骇得身子几乎摇摇欲坠,苏蝉更是身子几乎都软了,若不是自己的师父傲无霜在一旁扶持着,只怕她一下就吓得倒在了地上。

    只有紫苑还勉强撑得住,她秀美的红唇被自己咬得鲜血殷殷而下而尚不自知,心中只是飞快的转动着念头想着帮李云东如何应付过这一劫。

    可就在她们正心慌意乱的时候,李云东却嘴角流露出了一丝诡计得逞的微笑,他缓步走到刘春平跟前,伸手在他胸口处轻轻一按,紧接着手指飞快在他身上一掠,将之前扎在他身上的几根头发丝摘了下来。

    众人眼见他这番举动,正暗自叹息,却忽然间有眼尖的猛然间一眼瞧见刘春平竟然长长的又出了一口气,胸膛重新又起伏了起来。

    这一下,场边所有人几乎眼珠子都几乎蹦出来了。

    西园寺常胜吓得倒退了一步,像看见了鬼一样,吃吃的说道:“这,这不可能?他,他竟然没死?”

    安倍有理也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一般,瞪大了眼珠看向刘春平,他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伊势神光愣了一下,紧接着眼中闪过一抹精芒,他一拍巴掌,忍不住高声喝道:“妙啊,实在是妙啊!置之死地而后生,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