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723章 天下第一手,王远山!

唐川 Ctrl+D 收藏本站

    家里养个狐狸精无弹窗 李云东和苏蝉两人笑闹了一阵,场下情况却又发生了变化

    胤空见丁楠很识趣的退了下去,便也不想再跟她继续纠缠。他虽然不甘心丁楠上来就秒杀了自己这边两个同门弟子,但是事有轻重缓急,他虽然心中记恨这个美貌的女子,但眼下更重要的是正一教这边的大事。

    为了今天这次登山,他们准备了许久,虽然只是来投石问路的,但当他们听到日本修行界要来找麻烦的消息并得到正一教大失脸面的结果后,胤空更是大喜过望,认定今天是正一教堪称最虚弱的时候,打定了主意要自己做主一把,进行逼宫!

    这事哪怕不成,也可以探清楚对方的底细,如果万一成了,那就绝对是大功一件,将来掌门飞升后,这个位置还会落到其他人手中去么?

    正因为这样,丁楠在胤空眼中只是手足之患,而正一教这帮自称玄门正宗的弟子们才是心腹之患!

    丁楠虽然手中法宝底牌已经被自己看穿,但一时半会想要收拾她,也要花不少精力,而且谁知道她还有没有其他法宝?

    修行界之中即便是金身高手,如果不知道对方法宝或者底细就贸然动手,突然间被对手的法宝打个措手不及,甚至是形神俱灭的事情,千百年来真是多如牛毛,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当初李云东骤然间遇到捆仙索,由于不认识这个法宝的特性,贸然伸手,结果照样被捆得严严实实的。

    李云东那时候是一个毛头小子,不知道这一点,可胤空却是修行数十载的大修行人,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在武术界中有一句话叫做:人越老,胆越小。

    这句话放在修行界也通用,但这种胆放在武术界和修行界并不是指胆量小,而是指他们会更加的谨慎谨慎再谨慎,多年的生活和阅历早就磨平了他们的锐气,让他们更加的小心翼翼,提防着自己阴沟里翻船。

    而且真正让胤空提防的却是正一教之中的两大猛人:教主张天师以及灵宫派前任掌门王远山。

    虽说王远山十年前就传言已经飞升了,现在只剩下张天师独木难支。

    可雷劫高手毕竟是雷劫高手,随时都有可能渡过雷劫,一跃成仙,眼下正是冬季,万一等开春了,春雷一来,张天师渡完九重雷劫,成了在世人仙,那时候再对付起来,那可真是难如登天了。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心思,胤空果断的没有再找丁楠的麻烦,只是说了一句场面话:“哼,丁真人果然是好手段!我们正一教玄天宗记下这件事了!”

    说完,他扭头便将再一次将矛头对准了正一教,胤空冷冷一笑,说道:“张真人,瞧瞧!你们现在衰弱到什么样的地步了?就连内务都要外人来帮忙援手,你们不觉得惭愧吗?”

    张灵性格霸道蛮横,护短排外,自然不肯认输,她冷笑道:“是非好歹,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修行同仁看不惯你们这样忘祖背宗的做法,仗义出手!你管得了你门下徒弟的嘴,难道还管得住天下修行人的嘴吗?”

    胤空仰头哈哈一笑:“真是伶牙俐齿,好好!只可惜我们修行人练的是法,是气,是肉身,是道术,而不是这一张嘴!任你舌战莲花,到头来打不过我们,那也是没用!”

    张灵眉毛一挑,冷笑道:“哦?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想打?好啊,怎么打!我们奉陪就是!”

    胤空冷冷一笑,一指门下弟子,喝道:“玄天派弟子,听令!”

    他这一次来,虽然当中带了不少老外,但这些老外只有寥寥几个是得了真传的,更多是派出来充场面凑数用的,主力还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华修行人。

    胤空这一声大喝,当下便有几十名华人弟子跳了出来,手持长剑,飞快的摆了一个大阵。

    胤空一指场上,傲然说道:“你们当中要是有哪个能破这个玄天大阵,我们立刻就走,怎么样!”

    张灵目光一扫,却见这几十名华人弟子摆了一个古怪的剑阵,尤其是阵眼之中居然有两个还是金发碧眼的洋鬼子,她心中暗自冷笑,正要上前,却被张孔云一把拉住了胳膊,张孔云低声道:“师姐,这个法阵有些蹊跷,别大意!对方既然敢来,必定有恃无恐!让我来吧。”

    张灵立刻摇头道:“不行,师弟,你刚刚受伤,这时候绝对不能再与人斗法,否则后患无穷!”

    张孔云却急道:“师姐,我不上,那谁还能上?”

    张灵一阵默然,她左右看了看,却见正一教门下弟子虽然众多,足有五六百人,可这些人当中有许多都是和自己修行差不多的阳神顶级境界的高手,离金身只有一步之遥,他们这些苦修数十载的修行人,只要再多一点时间,他们当中也许就会出现更多的金身,自己说不定也能突破到金身境界。

    修行人一旦达到金身境界,那就实现了质的变化,彻底进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而正一教眼下便是这样,教派实力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瓶颈期和真空期,当年号称“天下第一手”的王远山叛教后,正一教的实力遭到了空前的打击,随后张天师不得不闭关,一来是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二来是避免有人找他挑战而泄露了自己的真正实力。

    一个顶尖的强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旁人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强。

    张天师显然深谙这个心理战术,十年来闭关不出,让所有人都摸不准他到底到达了一个怎样的境界,从而不敢轻易对正一教这个庞然大物动手。

    这时的正一教,如果论阳神顶级境界的高手数量,这场上的修行人当中只怕有三四百人,绝对是稳当当的天下第一,假以时日,这些高手当中便是十个有一个蜕变成金身高手,正一教立刻便会成为极为恐怖的修行大派。

    可眼下……这些阳神境界的高手里面,最能打的便是自己,金身境界更是青黄不接,只有张孔云一人。

    张灵不禁一声喟然长叹:“时不我待啊!这些叛徒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在这个时候来,用心之险恶,实在是令人发指啊!”

    正一教这边很有些“蜀中无大将,廖化为先锋”的痛苦和纠结,可远处的苏蝉却没心没肺的小声对李云东说道:“云东呀,他们要开打啦,你说我们要不要帮啊?”

    李云东一个响指弹在她脑门上:“帮?怎么帮?拿命帮么?你帮哪边?这是人家内务事,我们参合干什么?看戏,看戏!”

    苏蝉捂着脑门,撅嘴道:“我就随口一说嘛,动手动脚干嘛?”

    李云东心中一动,搂着小丫头便开始动手动脚,两个人郎情妾意的一边打情骂俏,一边看着热闹,坐山观虎斗,尤其是两边此时剑拔弩张,情形紧张得令人透不过气来,真像是在电影院看电影一般,看得滋滋有味,这时候要是有一桶爆米花,那就堪称完美了。

    苏蝉跟李云东闹了一阵后,便乖巧的依偎在李云东怀中认真的打量着这个剑阵,她发现这个剑阵虽然隐隐可见北斗七星和南斗七星的阵势,但其中又有三处剑气冲天,杀机极重,便是隔得老远也能感觉到一股锐气扑面而来,激荡得她皮肤微微刺痛。

    她奇道:“云东呀,这个剑阵好奇怪呀,好像很可怕的样子。”

    李云东被这剑阵的剑气一激,他浑身寒毛都有些倒竖了起来,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打量了一眼后,指着剑阵之中剑气最重的三个阵眼,说道:“这个剑阵呈紫微斗数之法,而其中三处阵眼杀气冲天!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三杀星中的七杀星、破军星、贪狼星!这三大阵眼一旦被法阵激活,立刻就会形成不死不休,威力恐怖的‘杀破狼’灭绝大阵!”

    苏蝉自然是知道“杀破狼”这三个字代表着天地间一种无可逆转的灭绝力量,她顿时悚然色变:“这么厉害?那这个大阵谁能破?云东呀,你能破么?”

    李云东脸色渐渐变得沉凝了起来,不由自主的想道:如果是我的话,如何破这个玄天大阵?

    这个大阵当中,任何一个修行人与自己单挑的话,那都是纯粹送菜,只怕没有一个是自己三合之敌。

    可他们这几十个人结成的这个玄天大阵,却并不只是几十个人的力量用加法加在一起,而是恐怖的几何数递增法!

    这个阵法的威力以阵眼的修行人为基准,哪怕阵眼每个人都是阳神高手,三个在一起算是基本的加法,为三,但随后每增加一个人,威力便会在这两个人的基础上乘二,为六,随后再加一人再次乘二,为十二!

    如此算下来,这几十个人的力量反复叠加在一起,威力究竟有多大,简直不敢想象!

    李云东仔细观察了一阵,只觉得这个法阵近乎完美无缺,毫无破绽,不管自己从哪里下手,都会招来对方凶猛恐怖的反扑,几十倍的力量如同山崩地裂一般呼啸而来,那真不是一个人能够抵挡的!

    李云东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觉得恐怖,不经意间他竟然是看得背上冷汗涔涔而下,心道:难怪都说法术之上有法宝,法宝之上有法阵!

    李云东连番恶战之下,以金身之力大破雷劫,更是以一己之力击溃日本修行界,就算心中没有几分得意,但几分睥睨天下的心思还是有一些的。

    可眼下李云东猛然间瞧见这恐怖的玄天大阵,顿时傲然之心尽去,不敢再小看天下英雄,他心中骇然暗道:这突然间冒出来的这个正一教的海外派势力竟然能使出这么厉害的法阵?那正一教那号称“天绝地绝人绝”的三绝大阵又该多厉害?

    他正上面看得心中暗自惊怖,场下的张孔云自然也是识货之人,他越看越是神情凝重,等他看了足足有一分多钟后,他不禁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嘴唇都在微微颤抖。

    胤空看了张孔云这个模样,他忍不住哈哈狂笑了起来:“怎么样?如果没胆量,就快点让贤吧!”

    张孔云定了定神,他对一旁的张灵做了个宽心的眼神,随即便深吸了一口气,一声大喝道:“王远山,你再袖手旁观,这龙虎山就彻底换人了!你真的想看到这一幕吗?”

    他这一声大喝,无论是正一教还是玄天派的许多人都顿时色变。

    王远山没死的消息世上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绝大多数人都只知道王远山叛教,随后被正一教擒拿,过不多久就羽化登天了。

    可眼下他们猛然间听到十年前就已经号称是“天下第一手”的王远山竟然没死,这实在是不啻于一个惊天炸雷响在他们耳前!

    “王远山没死?”胤空脸色一变,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张孔云。

    可他左顾右盼了一阵却没见一个人影出现,心中便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冷笑道:“你不会是怕得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吧?”

    张孔云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大声道:“王远山,不管前事如何,总归你曾经是我们正一教的人,你不想看着我们这流传了千百年的门派就此而绝吧?”

    张孔云的声音极大,远远的传了出去,声震山谷,阵阵回荡。

    众人一时间尽皆沉默,都纷纷东张西望了起来,四处搜寻着这个曾经的“天下第一手”的身影。

    可他们搜寻了一阵却见四周青山绿水,树影丛丛,哪里有其他的人影?

    胤空提心吊胆的等了一阵,始终不见王远山的身影,他忍不住哈哈笑道:“看来你真是疯了,一个死了十年的人,你还想把他招魂喊回来么?”

    他话音刚落,便听到一个极富磁性的中年男子轻轻的在他不远处叹了一口气,说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这个声音刚响起,众人的目光便齐刷刷的看了过去,他们只见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站在场中,他相貌俊朗,颔下一缕胡须显得极为儒雅,他负着双手,衣诀飘飘,仿佛一阵风吹来便会乘风归去,浑身上下都是说不出的飘逸仙气。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脑海中都猛然间闪过一个念头:这就是天下第一手,王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