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779章 我叫林淼

唐川 Ctrl+D 收藏本站

    家里养个狐狸精无弹窗 沈万才一心求道,但心思并不纯净,虽然说只是为了长命百岁,可实际上李云东很清楚,他是舍不得人世间的荣华富贵,想多享用几年。

    自古以来无论朝代怎么更迭,时代如何变迁,信奉神佛渴望长生的,永远都是权贵或者富豪,人世间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哪个舍得舍弃?历朝历代的皇帝许多渴望长生不老就是不甘心自己手中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他们依旧要像普通人一样生老病死。

    若换了普通百姓,日子过得苦哈哈的,那谁又渴望长生不死,遭罪么?

    可稍微日子过得舒坦一点的,都渴望长寿百岁,官越大,钱越多,越希望自己不死,这也是为什么道士李一在社会上办“养生班”,顿时引起无数富豪趋之若鹜,疯狂参加的原因所在。

    沈万才和这些人理论上没有任何的区别,只不过他追捧的对象是李云东,一个在修行界名动天下,但在社会上却籍籍无名的后起之秀,而其他的富豪追捧的却是一个徒有虚名,只知道骗财骗色的李一。

    李云东一直认定了一个标准,那就是自己收的徒弟一定要一心向道,这个道一定要是对道家的虔诚信奉,心无杂念,这样才能修成正果,换句话说,李云东希望自己的徒弟以后各个都是了不起的人物,这样才不堕了自己的颜面。

    可慢慢李云东在紫苑的影响下,他也知道,要想做到这一点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人都有私情,没有一点私心的,那是圣人,而既然是圣人,大可以自己着书立说,开宗立派,为啥要跟他修行?

    所谓人至察则无徒,水至清则无鱼。

    李云东也意识到,如果自己一直坚持这个观点,那只怕自己这一辈子就只能收周秦这个徒弟了,虽然周秦天赋机遇不在自己之下,可只有这一个徒弟,将来若是开宗立派,身后孤零零跟着一个人,笑都被人笑死!

    李云东想明白了这一点,也就不再强求对方的求道之心出发点究竟是什么,只要对方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有向善向道之心,有机缘,有天份,那他就可以考虑。

    沈万才也不是第一次在李云东面前施这样的大礼了,更何况他比李云东年龄大了几十岁,被一个父亲辈的人如此哀声恳求,叩拜俯首,李云东实在是有些别扭,他伸出手去,扶起沈万才,说道:“沈总,你先起来吧。”

    沈万才却执拗的摇头:“李公子,你不答应,今天我就不起来了。”

    李云东没想到堂堂一个集团老总竟然如此耍赖,他失笑道:“沈总,你跪在地上那如何跟我修行?”

    沈万才惊讶的抬起头来,狂喜得声音都有些发颤:“李公子,你答应了?”

    李云东微微一笑:“沈总一心向道,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不过,我虽然答应你,可目前只能收你做记名弟子,与克丽丝一样。”

    “克丽丝?”沈万才微微一愣,随即便反应了过来“是那个与李公子你一起来的外国人么?”

    李云东点了点头:“没错。”

    沈万才被李云东搀扶着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笑道:“李……师父,你收徒已经收到国外去了?真是厉害啊。”

    李云东笑了笑,说道:“她也是有缘人,而且她有一部分血统是中国血统。你私下里可以和她多聊聊,她的中国话非常的不错。现在我们就先别说了,先去救李小娴吧。”

    沈万才点了点头,轻声叹气道:“一个人有自弃自杀的心思,只怕师父你就算是真神仙也只能救一时,不能救一世啊!”

    李云东想了想,说道:“那也好过见死不救。”

    沈万才感慨道:“师父你真是宅心仁厚,现在的人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哪里关心他人的死活,更何况小娴以前还曾经或多或少的得罪过你。”

    李云东摆了摆手:“哪里的话。”说着,他自己转身出了门,又回到李小娴的房间之中,沈万才虽然在自己的家族和公司里是一手遮天的帝王,但是他在李云东面前的时候非常小心的调整了自己的角色。

    他亦步亦趋的跟在李云东身后,既不落后太多,也绝不逾越半步,待进了房间后,沈万才一眼瞧见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克丽丝,便上前微微欠身,笑道:“师姐好……”

    克丽丝见他这样一个父亲辈的人物喊自己师姐,也是心里面怪怪的,她面容古怪的回道:“你,你好……”

    两位年龄相差颇大的师姐弟相互打了个招呼,便都转身向李云东看去,李云东此时走到李小娴跟前,伸出手去摸她的脉搏,他手刚触碰到李小娴的肌肤,李小娴便浑身一颤,紧接着她深陷入眼窝的两个眼球硬生生的挪动了一下,仿佛死人还魂似的,她原本空洞洞的眼睛里面也刹那间生起了几分异样之色。

    她哆嗦的抬起手,颤巍巍的指着李云东,挣扎着说道:“我,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出去。”

    一旁的沈荟不由得急道:“李阿姨,李……公子是来救你的。”

    李小娴多日不进粒米,早就饿得虚脱了,她此时说话都有气无力,声音轻飘飘的:“我,我不要他救,走……你们都走!让,让我死了吧。你们不,不都盼着我死么?”

    沈荟急着还要再说,她一旁的母亲可心中暗自着急,颇有些恨铁不成钢,暗骂道:这丫头今天是脑子进水了么?怎么老是好心办坏事?不知道这个小**以前怎么为难我们的啊?你还想救她?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么?

    可这些话只能在心里面想想,说是绝对不能说的,三姨太太不动声色,一只手抓着沈荟用力掐了一下,嘴上却劝道:“老四啊……你也别想不开了,俗话说,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

    她没说完,李小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向她,这位四姨太太原本眼眶就深陷如同骷髅,这一瞪,眼珠子像是要掉出来似的,模样极为恐怖,一下把三姨太太吓得倒退了一步,下面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

    李小娴剧烈的喘息着,胸膛如同拉扯的风箱,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滚,你给我滚出去,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说这种话!”

    三姨太太心中大怒,下意识便想破口大骂,可话到嘴边却硬生生咽了回去,她一扭头,拖着哭腔对沈万才说道:“老爷子,你看,这……”

    她没说完,沈万才便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那冰冷的目光只把她嘴边剩下的话一下吓得全部冻结在了嘴边,不敢说出口来。

    李云东见他们这一家子在这个节骨眼上也不忘记勾心斗角一下,沈万才身边的几个女人,真是没有一个省油的灯,李云东不由得一下想起自己身边的苏蝉、紫苑和周秦等人,心中暗自感慨:自己不仅艳福不浅,而且一个贴身徒弟,一个红颜知己都非常贴心,从不明争暗斗,小丫头虽然有时候惹事儿了一点,但是她心思单纯,天真善良,也从来不搞这些争风吃醋的事情。

    “老天待我真是不薄啊!”李云东心中暗自感叹。

    他定了定神,对李小娴说道:“李太太,我知道你心里面有怨念,但是这一切难道是我们一手造成的么?一个人犯了错,就必定要付出代价,这是后果,而一个人能走到今天这样一步,也是有前因的。你这样自暴自弃,根本就是在逃避自己的过错,逃避自己的责任。你现在是找不到沈佑,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哪一天沈佑忽然痛定思痛,改邪归正了,可你却已经自暴自弃,不在人间了,你让他又如何来面对这一切?他岂不是又会走回到歪门邪路上去?”

    李云东语重心长的说道:“李太太,你含辛茹苦养大自己的孩子,我能理解你的伤心和悲恸,但我想你也不希望自己养大的孩子将来就成为一个为非作歹的恶人吧?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有朝一日被人正眼相看,夸奖赞颂么?如果你想的话,就先自己振作起来,我可以救你一时,但能救人一世的,永远只有自己!”

    李小娴听着李云东这番话,眼窝里面满是泪水,她嘴唇轻轻颤动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颤道:“我,我还能见到我的佑儿么?”

    李云东沉声道:“那就要看李太太你是不是有一颗坚定执着的心了。”

    李小娴哽咽道:“是我不好,是我没有教好佑儿,李仙人,我想找到我的儿子,想再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想再好好的教他一次!请你救我!”

    李云东微微点头,手轻轻按在李小娴的眉心处,轻声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李太太你好好休息吧。”

    他体内真元缓缓流入到李小娴的体内,李小娴只觉得自己浑身暖洋洋的,过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一旁的克丽丝曾经见过李云东只是一转眼功夫便将自己的奶奶从死神的怀抱中拉了回来,而且让她看起来容光焕发,年轻了许多,可眼下李云东却只是让李小娴缓缓睡去,并不像治疗自己奶奶一样,她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师父,你为什么不治好她?”

    克丽丝与李云东等人相处的时间渐久,一口中国话越说越是流利标准,她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儿一开口就是标准的中国话,自然引起了沈万才等人好奇的注目。

    李云东微笑着看向她,说道:“克丽丝……”

    克丽丝却忽然打断了李云东的话,盈盈跪下身,仰着头,认真的说道:“师父,我想跟您说,从今天起,我改名叫林淼了,这不是您给我取的中文名字么?”

    李云东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克丽丝,说道:“那你要明白,从今往后,只有林淼,没有克丽丝!”

    克丽丝在这个时候对李云东这样说,显然是告诉他:自己想专心跟随李云东修行,请她收自己为入室弟子。

    而李云东这一番话潜台词十足,显然是告诉克丽丝,想当入室弟子,那你就得抛弃你的一切,一心一意的适应你的新身份:林淼。

    克丽丝认真的拜了下去,说道:“是,从今往后,这个世界上只有林淼,没有克丽丝。”

    李云东微笑着看着她,说道:“你奶奶知道么?”

    克丽丝抬起头来,嫣然一笑:“当然知道,她也恨不得拜入师父的门下呢。”

    李云东呵呵笑了起来,伸出手,轻轻抚摩着她的头顶:“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林淼了。”

    克丽丝……不,此时应该称为林淼,她闻言大喜,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口称师父。

    李云东待她行礼完毕后站起身来,对一旁目光热切的沈万才也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今天我就教你们第一课吧。”

    一旁的紫苑在旁边看着笑而不语,她知道林淼天赋极高,自己的肉身鼎炉也是万里挑一,有西方之长而无西方之短,有东方之长而无东方之短,机遇缘分更是不用说,不仅受到地元灵丹的改造,而且还能拜转世明王为师,这样的人……将来究竟能够达到怎样的成就?

    紫苑知道,林淼绝对不是中华修行界第一个外籍女修行人,在她之前的2002年,全真龙门派就曾经收了一名法国的金发美女为第三十二代弟子,道号景秀,现任法国道教协会会长。

    只不过景秀没有林淼这样的机遇和造化,显然将来的修为也不可能有林淼高。

    而这个来自美国的林淼,她会超过自己么?她会超过上清派的开山祖师紫虚元君魏存华、全真南无派的开山祖师清静散人孙不二么?她日后取得这样的成就,又会给修真界带来怎样的变化?

    这一切,紫苑都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是:李云东现在已经开始有“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的迹象了,他自己一动,周边风云皆动,风云一动,天下即动!

    紫苑心中忽然萌生出一个念头,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子能走到哪一步,但她想一直陪在他身边,静静的陪伴着他,看他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但是……紫苑并不知道的是,一场最终震荡整个修行界的巨大波澜即将席卷而来。

    ================================

    唉,病从口入啊,今儿个贪吃,吃了寒性的丝瓜和香蕉,肚子又造反了,杯具~忍痛码字中~~

    另外,魏存华、孙不二都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女修行人,王重阳的七个徒弟,大家耳熟能详的全真七子的老大马钰的老婆就是孙不二。

    至于景秀也是真有其人,这位法国妞长得还挺漂亮的,当初在西安入的道门,现在应该回国传播道教去了,诸位有旅法的童鞋可以去法国道教协会看看这位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