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980章 夏虫语冰

唐川 Ctrl+D 收藏本站

    家里养个狐狸精无弹窗,会员登陆后无弹窗.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云东收下的第二个比他年长许多的老徒弟沈万才。wWw.wangshu.la望书阁[http://www.76zw.com]()-_

    沈万才之前出国谈生意,而李云东这边的状况也没有人通知他,等到他得到消息急匆匆赶回来的时候,李云东已经答应奔赴日本参加斗茶了。

    紫苑没有能够拦得住李云东,因此她只好想方设法帮助李云东在斗茶大赛中赢得几分胜算,其中之一便是拜托沈万才利用自己的人脉和资源弄来这个世界上最极品顶尖的茶叶。

    沈万才从紫苑这里得到消息后,便立即着手办这件事情,在这个世界上,也多亏他手眼通天,在最短的时间内便弄来了一套极为珍贵的茶具和一罐极为稀有的茶叶。

    在他身后,捧着茶具的便是他的女儿沈荟,沈荟手中小心翼翼的捧着一套装订好的木制茶具,小心翼翼的走着,待进了门后这才敢抬眼打量里面一眼,待看见李云东后,便才飞快的低垂下眼帘。

    日本老板将他们两人迎进门后,便很有眼力劲的转身离开,可任凭他怎么想,也想不到这里的几个人便是现在日本上下传得沸沸扬扬的李云东一行人。

    沈万才进了门后,瞧见李云东正在闭目入定,顿时一愣,紧接着脚步声都放得很轻,他走到紫苑身旁,压低了嗓子问道:“师父这是在入定吗?”

    紫苑苦笑了一下,说道:“不知道,也许是。你带了什么茶叶过来?”

    沈万才神秘一笑,说道:“你自己打开看看。”

    一旁的沈荟上前,将茶罐递到紫苑手中,紫苑接过,刚打开盖子,里面便传出一股清香的味道,芳香扑鼻,刹那间整个房间和院子都是一股清新茶味。

    苏蝉忍不住连声道:“好香好香!这是什么茶?”

    周秦也瞪大了眼睛看去,紫苑往茶罐中看了一眼,却见这茶罐中的茶叶又黑又长,如同瓜子,模样倒是不显,可味道却香气馥郁,有一股兰花清香,她抬起头来问道:“武夷大红袍?”

    沈万才兴奋的一竖大拇指:“没错!”

    周秦在一旁奇道:“是母树上的大红袍么?”

    大红袍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现今最名贵的茶叶之一,由于茶树生长在武夷山九龙窠的悬崖峭壁上,由于那里日照短,多反射光,昼夜温差大,而且崖顶终年有细泉浸润流滴,因此才能孕育出这样名贵的茶叶。[http://www.76zw.com]

    更兼且这样环境的大红袍茶树,全世界只有六株,虽然八十年代的时候科学家利用无性繁殖的手段将大红袍进行了批量繁殖,但是由于生长环境的变化,因此这些大红袍的茶叶茶质与九龙窠悬崖峭壁上采摘下来的茶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也正因为这样,这六株大红袍树也被称为母树,这上面采摘下来的茶叶比黄金还要昂贵几十倍。

    而沈万才拿来的大红袍最为难得的是,它正好是清明时节采摘的茶叶。

    在茶叶中,有一句话叫做:“早采三天是个宝,迟采三天变根草。”指的便是在“谷雨”这个季节的前后采摘茶叶,会有截然不同的区别。诗人胡峤也诗云:玉髓晨烹谷雨前,春茶此品最新鲜。说的就是谷雨前的茶叶,是最上品的茶叶。

    清明是谷雨之前的一个季节,虽然这个时节对于修行界来说已经是鸡肋的修行时间,但是对于茶界来说,却是黄金时间。

    而日本的茶道界自然也是深知这一点,因此几乎每次日本茶道界的斗茶都是选在清明时分,这时候的茶叶新嫩,最适合斗茶。

    因此,沈万才得意洋洋的指着茶叶罐中的茶叶,说道:“这是一个茶楼老板花重金托关系走后门买来的,结果被我最后给劫胡了。”

    这种雨前的母树大红袍,那可不是光有钱就能买得到的,沈万才其中用了什么手段从别人手中夺得了这比黄金昂贵几十倍的茶叶,那却也不得而知。

    苏蝉和周秦自然是知道这茶叶的昂贵之处,即便现在李云东也不算是穷人,但地三仙想要买到这样的极品茶叶,那却是有钱也没有门路,有门路也不够钱的。

    周秦用手捞起一片茶叶,闻了闻,笑道:“这下好了,至少在茶叶上不会输人一筹了。”

    苏蝉看着茶叶直眨巴眼睛,恨不得现在就一壶,尝尝这比黄金还要昂贵几十倍的茶叶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紫苑的一颗心也稍微放松了下来,她看向沈荟旁边手中的茶具,沈荟见她目光看来,便解开外面的包装,紫苑却见里面居然是一套古董茶具,第一眼望见的便是兔毫茶盏,紫苑抬头向李云东看去,问道:“李云东,你倒是说句话啊,这样一套茶具和茶叶,你觉得怎么样啊?”

    李云东微微一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笑道:“很好。”

    苏蝉、紫苑等人都是一喜,可她们笑容刚露出来,李云东便摇头道:“但还是赢不了斗茶。”

    房间中几人面面相觑,沈万才不由得着急问道:“师父,还差什么,你说,我一定想办法弄来。”

    李云东呵呵笑着,指了指电视中正在表演茶道的千政之,说道:“你说我们临时抱佛脚,按照日本人的规矩来跟日本人斗日本茶艺,有赢的可能性吗?”

    紫苑身子微微前倾,问道:“李云东,你不会想像与张天师对弈那样,故意输掉比赛?”

    李云东摇了摇头:“不,张天师是君子,而且这私下斗法,无伤大雅,可现在这斗茶闹得沸沸扬扬的,我输得起,我背后所代表的中华茶道界和修行界却是输不起的。而且……”李云东长身而立,笑了笑,说道:“输谁也不能输日本人嘛!”

    苏蝉和周秦互相对视一眼,不由得问道:“那你怎么办?怎么赢?”

    李云东胸有成竹的一笑,起身朝门外走去,说道:“走,该去赴宴了。”

    李云东出门后两天,轰动日本的茶道界斗茶盛事最终决出胜负,在薮内流、里千家、表千家、武者小路千家进行了一番厮杀角逐后,在日本专门为贵族服务的表千家家元千政之最终胜出,代表日本与李云东进行斗茶。

    而斗茶的地点却是定在表千家的居所京都上京地区的不审庵之中。

    一大清早,在京都的不审庵附近,便已经早早的停满了各种新闻车辆,数不清的电视台和记者云集在这里,来自日本各个电视台的记者主持们都在大声报道着这里即将生的一切。

    表千家的家主千政之早早的便沐浴更衣,守候在不审庵的门口,日本其他流派的家元家主们虽然没有获得最终的参赛资格,但也都早早的沐浴更衣,来到了不审庵之中,等候着这一场空前盛会的开始。

    由于李云东等人还没有到来,日本电视台的记者主持人们便着重介绍着李云东等人的来历背景,日本新闻界相对自由,对于李云东的身份背景极少有隐瞒,却唯独对李云东以及和他有关联的天机玄狐在那须野、天珑山一战中,对日本修行界间接造成的影响和损失讳莫如深。

    田中美沙也是早早的沐浴后,换了一套极美的和服,跟着伊势出云前往不审庵中恭候茶会的开始,与她同行的却是还有日本各大财阀各大贵族的千金公子们,他们一行人结伴而行,一路上叽叽喳喳的猜测着茶会的结果。

    他们走到不审庵时,便见不审庵的门口走廊下一排坐着茶道界的各大名家宗匠,在不审庵旁边的大堂上便坐着修行界各个门派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些人物跪坐当场,一个个气势惊人,一群人目光齐刷刷的看来,如刀如斧,只吓得这些平日里目中无人,眼高于顶的贵族大小姐和公子哥们纷纷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他们一行人一路鞠躬,穿过走廊,来到另外一间别院,坐下后,这才算松了一口气。等到一阵穿堂风吹过,他们这才现自己的背上竟然是都已经出了一层冷汗,湿乎乎的,好不难受。

    伊势出云本应该跟着伊势神光坐在修行界所在的大堂之中,可她关系与田中美沙极为密切,因此便被拉着坐到了这帮贵族公子哥大小姐的人堆之中。

    两人刚刚坐稳,田中美沙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出云,你觉得这场斗茶谁能获胜?”

    伊势出云想也不想,立刻说道:“当然是明王世尊殿下能够获胜。”

    田中美沙奇道:“为什么?”

    旁边也有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忍不住插话道:“出云小姐,这句话你可就说错了,刚才我们这么多人进来被这样多的大宗师大宗匠一起瞩目,别说表演极为严格的茶道茶艺了,就是想正常的呼吸一口气,都是不行,我认为那个中国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斗茶,不被吓得大小便失禁就不错啦!”

    其他人此时纷纷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这边一笑,两旁便有其他的茶道宗师和修行界宗师纷纷看来,顿时又吓得他们噤若寒蝉。

    在日本,茶道界和修行界的宗师们威望极高,其一举手一投足都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威严和气场,刚才这些贵族大小姐和公子哥们进场时,场上极大的威压给了他们极为深刻的心里印象,他们当中不少人从小就被当作接班人培养,都是经过大风浪,见过大世面的人物,说句不好听的,那便是天天见天皇也不过是吃饭喝水一样正常的事情。

    可他们之前进来,却如同进了鬼门关似的,吓得要死,他们实在无法想象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人要怎样才能完成复杂而严格的斗茶流程?也许,不被吓得尿裤子,就是万幸了?